东山羊

Do not, for one repulse, give up the purpose that you resolved to effect.♥(ˆ⌣ˆԅ)
送给你们,也送给我自己

【蝙蝠侠】光明守护者4(改)

简单来说就是原创一个角色守护老爷的故事(慢热)

——

等谦和从飞机从飞机上下来,已是傍晚时分。或许是因为正处周一,机场内的人不是很多。

距他上一次站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大概在他六七岁的时候,他的父母便带她移居美国。

当然,是在他原来的那个世界。

“你接下来准备干嘛?”

系统52又开始在谦和的脑内转悠,唠叨归唠叨,提的问题倒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然而谦和的回答更加简单不做作。

“没想好。”

他的两手空空,一身轻松,也没背着包,带着什么东西。唯一的行李都让系统52帮忙在系统空间存放着。就是他刚到这个世界前待机过的那个白的晃眼的地方。

要不是系统空间里除了任务开始,之后都不能装活物,他说不定还能省张机票钱。

——

夜间的温度直线下降。谦和已经有些后悔自己没多带几件外套再走。

 

因为暂时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他在街边几乎漫无目的的走着,眼神中少有的带着迷茫。

冷风吹乱了他的细密短发,孤独的身影在路灯的映衬下,难免显得寂寞。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系统52突然冒出来一句“那边前面有情况!”听语气还挺激动的。


“前面怎么了?”

“我探测到就在那边的暗巷里有几个成年男子正堵着一个漂亮小姐姐,肯定有不好的事会发生!正巧我刚跟你解释完。趁这个机会快去赚积分,啊不,英雄救美吧少年!”

好吧,谦和反应过来了,难怪小白语气激动。从积分的角度算,他现在已经穷到了连日常用品都买不起的地步。

为了更精彩的生活,也为了更有用的技能日后能更好的帮助到布鲁斯,赚取积分的确刻不容缓。

 

但事实上,即使没有所谓的积分奖励,谦和还是会去帮助一个陌生人。而这么做的原因,来自他过去的某份执念。

 

“我明白了,就从那个拐角走对吗。”

他靠近拐角时,却忽然觉得这件事有某种违和感,一下子又弄不清楚是哪里来的感觉。

 

谦和在走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把脚步声压低。相反,在宁静的夜里,即使最平缓的脚步声,也会被放大无数倍。

 

这直接导致在谦和出现的那一刻,巷子里的四个人几乎齐齐回头看向他。

 

谦和:“请你们放开她。”

本以为俗套的对话会就此展开。却发现情况似乎和小白原来设想的不太对。

 

就在谦和站出来不久后,原本还楚楚可怜一个劲往后躲,嘴里喊着不要啊,救命啊的那位女士,一下子插着腰站了起来。

“忙活这么久,好不容易引来一个人。竟然还这么年轻,一看就没什么钱~”

 

系统52:“嗯???”

谦和:“......我以为在这里,不会遇到这种情况。”

他终于明白违和感出在哪儿了。现在这个时间,路上的人虽然不多,也肯定有人能听到这里传出的呼救声,却没有一个人进来。

他们可能察觉到了是骗子,也可能只是单纯不想管。

总之,到现在为止被骗到的人只有刚来这个世界,心中充满正义感的谦和和傻傻呆呆还没完全理解DC宇宙黑暗大背景的小白。

 

  黑暗骑士三部曲里并没有出现过任何除了哥谭市以外的其他城市。但其他城市又是需要存在的话,宇宙力量便会把电影里空缺的地方自动补足。

只是这样的补足在某些情况下明显缺乏现实基础,简单来说就是诸如明明是中国人却天天在说英文这样的情况。

也可能发展成像谦和碰到的这样,更像是在哥谭的肮脏街头会发生的事。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谦和开始思考。

自己是赶紧离开,不再和这事有牵扯呢,

还是花钱消灾呢。

 

只要不是傻瓜,肯定都会选第一条,谦和自然也是这么决定的。

直到离他最近的那个男人伸手,抓向他的脖子下方。

 

原来是谦和一直藏在衬衣里的吊坠,不知道什么时候外翻出来了一角。

 

“翡翠的?赶紧交出来给我看看!”

只是他的手甚至还没碰到吊坠绳就被谦和大力的拍开。

“这个,你不准碰。我能给你们钱。”

谦和的眼神中明显开始酝酿怒火。

 

见谦和的反应,那个男人还真以为自己碰到了冤大头。“现在知道怕啦,没门!钱我们会收,但这吊坠,你也得留下!”

 

不,谦和不会感到害怕,他本想更轻松的解决这件事。

只是在他面前这些想钱想疯了的傻子根本没注意到他早已捏的咔咔作响的拳头。

 

谦和:“小白,揍这些人,也有积分赚对吧。”

系统52:“有是有,但毕竟不是在帮助别人的基础上,能得到的积分少得可怜。”

谦和:“没关系。”

系统52:“这样也好,也算为民除害嘛。”

 

系统52不知道的是,就在面前那个男人妄图从谦和身上夺下项链的那一刻起,开打的理由就已经足够充分了。没有什么形容词足以修饰那条项链在谦和心中的分量。

但如果真的要去描述,就好比在莫比乌斯环上串联的珍珠,永远无法取下,也永远无法斩断对过去的追忆。

 

看着谦和没有想逃跑的意向,那个男人便招呼另外两个把谦和围住,直逼墙角。

 

也不知谁先开了头,他们的拳头开始直接朝着谦和的各个部位包括肚子或是肋骨上打去。

而刚刚那个女人则双手环着,一脸戏虐,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不过渐渐地,她的笑脸收回了。看着眼前正在进行的一切,她开始惊讶,之后转变为惊恐,而后上升成恐惧。

 

——

 

陈警官是这一片的巡逻警察,因为这几天都很太平,他难免在开车的时候松懈了神经。

就在他在某个路口追被转弯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拐角处逃命似的窜了出来。

那个女人看到他的警车,一下子就像找到了救命恩人一样。冲到刚被摇开的车窗前就开始喊“警察!我,我要报案!就那个巷子里,有个杀人狂!在那里乱打人,我的朋友快被他打死了!”

 

“这位女士,麻烦你冷静一点,请说明白是怎么回事。”陈警官说的陈恳,那个女人却像没听见一样,又跑远了。

 

陈警官:“这是,撞邪了?”

他摸了摸贴身佩戴在身的的手枪,小心翼翼的朝暗巷里走去。

 

却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他终于知道了刚刚逃离的那个女人的心情。

 

“我的天哪......”

 

眼看刚刚女人口中说的“朋友”,那三个健壮的男人躺倒在地上,身体连起来呈三角形。时不时,嘴里还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想来是疼的很,说不定是哪里骨裂了。

 

而他们中间,正站着一个年轻人。他正不急不缓的擦掉手上的血迹。陈警官敢保证那绝对不是他自己的血。

而就在陈警官愣神之际,那个年轻人已经转过头看向他这一边。

 

谦和:“警察?”

 

陈警官:“啊,对。”

 

谦和:“来抓我的吗?”

 

陈警官:“额......对?”

 

谦和:(笑的腼腆)“那太好了,我们走吧。”

 

陈警官:“?????????”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