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羊

Do not, for one repulse, give up the purpose that you resolved to effect.♥(ˆ⌣ˆԅ)
送给你们,也送给我自己

[蝙蝠侠]光明守护者2(改)

  谦和是被一阵阵咔咔咔的齿轮转动声吵醒的。其间还伴随着哗啦啦各种杂物碰撞摩擦的声响。猛然间睁开眼,又因为意识不够清醒,眼前还是朦胧一片。

他恍惚间发觉,身旁传来的应该是垃圾倾倒的声音。
“该死,这里是哪儿......”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并伴有轻微刺痛。
 “这是神经扩充和记忆融合的后遗症,开始会有点头痛,之后就没事了。请宿主不用担心!”
 “你是......系统52,在我的脑海里?” “是的,宿主,竭诚为您服务~以后有什么问题就可以直接在脑海里问,不用直接用嘴说出来了哦。” 
“昨天,我们来到哥谭后你就直接痛晕过去了。我超担心,又不能在记忆传输的过程中从内部打搅你,把你唤醒。我有同行做过类似的事,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听到这,谦和抬起双手,重重拍向自己的脸颊,试图用这种方式获得清醒。好在,这很管用。随后,他用手肘抵着身后的墙壁支撑着自己站起身来。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真的把我弄到哥谭来了。只是你们新手礼包的‘售后服务’真的很差劲。头会有‘点’痛?你在开玩笑吗小白。”
 直到此刻,谦和才能真正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他身处一条漆黑的小巷。就像哥谭各处都存在的黑暗小巷一样,这里几乎没什么人来往。只有靠近巷尾的角落,布满零零散散的大纸箱,那可能是某些流浪汉的住所。走的近了,还能看到纸箱一旁,那个已经熄灭许久只剩灰烬的火桶,这是他们夜间一起取暖的地方。
 “这是老员工福利,不是随便什么人员都可以领到的。宿主要懂得知足!” 系统52:“......等等!小白是什么鬼啦!”
 “你这反射弧真是慢的可以。这么叫是为了纪念我们的相遇,这个理由怎么样?因为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你就是个飘忽忽的白色团子。”
 “......听你这么一本正经的解释完竟然还有点小感动是怎么回事。” (以前还真没有什么宿主会特意想个称呼来呼唤他,哪怕像是这样简单的像随便乱取的称呼都没有,他已经被叫52太久了。) “既然你没有反驳,自然就代表同意。对吧,小白——”(欧,这可恶的拖长音,系统52真的觉得这是宿主对他的报复。就因为那个新手大礼包!哦,好像还有不管不顾让自家宿主在阴冷冰凉的巷子里的水泥地上睡了一夜。)
 系统52:(这么一想,难道是我活该喽?)
 —— 
谦和慢步走出巷子。“我刚刚听到了垃圾车回收时的声音,就在这个方向。如果按照美国的时间去算,现在大概 上午 6:00到8:00左右。但这里是哥谭,它可不在世界地图上,希望时间不会差太多。” 
系统52:“时间怎么了吗?按哥谭时间算,现在大概 7:3,你才刚来这里,就有急事?”
“不,急事没有,生活问题倒需要先解决一下。这个点正好是早饭时间,我不是你,会饿。而且关于我现在的衣着方面也有很大问题。” 
谦和这么一说,系统52才意识到似乎这个新人宿主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吃过东西了,可怜兮兮饿了一整晚。不仅如此,昨天还穿在身上崭新的黑衬衫因为在狭小的巷子呆了一整夜。现在不仅变得皱皱巴巴还粘上了很多墙角流淌的污水和地上的黑土。
 自从谦和走出巷子,走在哥谭的大街上开始,身旁的过路人或多或少都会投来诧异,或是厌恶的目光。再配上他有些乱糟糟的头发,真是要多落魄有多落魄,要不是长得还不错,似乎跟普通的流浪汉也没什么两样了。
 系统52马上反应过来“这正是给你的新手大礼包发挥作用的时刻!你与那个把记忆拷贝给你的死者,在这个世界的背景已经完全同化了。包括他的住所,他的资产,他的交际对象,他人对他的记忆,他的一切现在都属于你。你完全可以去他家里修整自己。” 
谦和的脚步忽然顿住。“你是说,我完全代替了他。” 
系统52:“对啊,新人福利超赞对不对!背景什么的都帮你找好,一条龙服务。保证蝙蝠侠来了都找不出破绽!”小白本来介绍的热火朝天的,却发现谦和的精神活跃度一下子低迷了许多。这样一来,他再怎么也火热不下去了。
“怎么了?” “他的尸体,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系统52:“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啊。如果是害怕他的尸体被人发现和你的身份冲突的话,完全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哦。他的尸体已经被我局回收化作了这个世界原本的守护能源,消散在空气中了。”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小白。”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扶向领口处,隔着衬衫感受胸口上存留至今的温暖。那是一条晶莹的翡翠吊坠,他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因为一直贴身带着,来到哥谭时竟然没掉。 
“人存在于这个世上,总是有某些意义的。所有人都值得更好的未来。”他记得他的母亲对他说过这些。
“如果我注定会代替他,我会试着把他的生活过得更有价值些。他的记忆太过悲观与无助。你能相信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情绪竟然是解脱。” 
谦和停顿了许久的步伐终于重新迈出。 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家应该已经离得非常近了。
“人被杀就会死,这是理所当然。但人会为了活下去而向前看。” 
系统52:(我好像终于知道为什自家新人宿主的魅力A下面标注着人格魅力max了。毕竟除了少数反社会的疯子,谁会不喜欢这样乐观的大男孩呢。) 他曾经带过的宿主中有拿到身份后嫌弃资源太差的贪婪之人,也有接受了新记忆而惶恐不安的人,却从来没有像谦和这样想要代替对方生活的更有价值的人。
这并不是什么多此一举的伪善,仅仅是对逝去生命的感谢。
 ——
 陈旧的房门被人推开,卷起一小波空气中的尘埃。很明显,这栋房子的主人已经有几天没回来过了。谦和打量着这处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冰箱里有些“刚买”的面包,房间的衣柜里有可以更换的衬衫和外套以及几条运动裤。 
“他”的家庭条件和哥谭大部分底层居民比的话已经算非常好的了,有他父母留给他的那一份于他而言能称之为丰厚的遗产。至少在他成年前,生活上的开销完全不是问题。遗憾的是,他已经没有能力再去花费它们。 
谦和的动作很快,在他决定先换下满身染着肮脏的衣物后。只花了十分钟便让自己穿戴整齐,焕然一新。期间他还没忘记去洗个热水澡。
接下来需要解决的是早饭问题。
循着记忆,他从冰箱胡乱拿了几个没过保质期的面包。在厨房拉开椅子,坐上餐桌,就这么草率填饱了空腹已久的肚子。
直到最后一口面包咽下,谦和才重新听到了系统的声音。“宿主宿主,吃饱了吗?接下来我们要开始谈正事了哦。”
 “小白。”“嗯?”“你是个话痨吧。”
 系统52:......好气呦,但又无法反驳jpg. 
好嘛,宿主这是嫌他话太多了啊。虽然他是有些同行实行宿主放养式,只有必要时候才冒出来一下下。但这种方式他受不了!一直只能闷在脑子里不说话,这谁顶得住啊。
 即使被怼了,话题还是要继续的。
 系统52:“刚刚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你是时候要定制关于以后守护蝙蝠侠的计划了,谦和。完不成任务的话,不仅这个世界面临崩塌,你也可能会死。” 
“我明白,但‘守护蝙蝠侠’这个概念太过宽泛,你一直没提这件事,我还以为你们组织已经把计划制定好就等我去完成了。”
 “哪有这么方便,你都背的出剧情了诶!我只能负责提醒你布鲁斯韦恩(蝙蝠侠)在什么时刻遇到了危险,怎么解决你只能自己想去。” 
谦和却突然从小白透露的信息里,察觉到了不安因素,这导致他的的表情逐渐凝重。
“如果我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是他随时都可能有危险?”
“告诉我现在的时间线,小白。”他很担心。
 “也不用太紧张,我的指定人物信息网探测到布鲁斯韦恩刚因为偷渡货物而入狱,现在处在绝对安全的状态。就是侠影之谜刚开头杜卡找上他那段也要再过两周才会发生。而这两周正是给你的过度时间。” 
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谦和放松思绪,反而开始比系统更加觉得时间紧迫。他的指尖缓慢敲打在桌上,发出哒,哒,哒轻微的声响。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
 小白看他的样子,也不好插嘴,只能暗自感叹当时找人选的时候听上司的,找了一个蝙蝠侠铁粉的决定真是太对了!
 “现在是布鲁斯感受黑暗的时光,他最迷茫的时期。”
 “......只有理解罪恶,才能彻底击溃他们......” 
敲击桌面的动作随着他的喃喃声慢慢停止,看来谦和对自己之后的行动有了头绪。 他起身,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回身上。又在客厅的保险柜里翻出了“他”还没用掉的所有积蓄。一切行为都证明他打算出趟远门。
 “小白,帮我定个布鲁斯韦恩的坐标,还要那里的城市地图。该出发了。” 系统52:“诶!这么快就想好了!” 本着多年的专业素养,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把布鲁斯如今的所在地及其城市地图一并载入了谦和的脑海。
 “所以,你现在是要去干嘛啊?” 
 “犯罪。”
 “............欸?!!!”

评论(1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