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羊

Do not, for one repulse, give up the purpose that you resolved to effect.♥(ˆ⌣ˆԅ)
送给你们,也送给我自己

[蝙蝠侠]光明守护者(6)

概括来说就是原创人物守护贝尔蝙的故事:)


-The scabbard is content to be dull when it protects the keenness of the sword. -

 

 

由水泥构筑的一切单调且无趣。

禁闭室的墙壁渗透冰冷,点点霉斑分布在墙体最阴暗潮湿的角落。阳光永远无法触及的地方,投影出最深沉的黑。

 

就在布鲁斯背对着的,那片阴影下,走出一个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布鲁斯猛的转过身,目光中表现出警惕,也带有疑惑。

 

杜卡的视线扫过谦和,但最后他还是停留在布鲁斯身上。

“你这么想打击犯罪,不惜入狱与他们单挑?”

比起疑问句,他的语气更像是在陈述事实。

 

“其实我一共有七个对手。”布鲁斯的回答像是在在挑拨。

谦和平静的站在另外一侧,他只在杜卡出现的那一刻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后就再没别的反应。直到这时,他才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明明有三个是我撂倒的。”

他倒是没有任何不满的感觉,毕竟对他来说所有与布鲁斯并肩的瞬间都值得纪念。

只是被忽略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小白在发现自己会隐身之后就开始肆舞忌惮的往布鲁斯身边飘,这时一回头才发现谦的头上下起了落寞的小雨,作为乐观向上的积极团子,他觉得他有必要帮谦高兴起来。

 

于是乎她重新飘回谦和的肩膀,然后悄咪咪凑近谦的耳朵……

(谦,做好准备迎接新生活了!下面就是拼演技的时刻。)

也许几年的时间可以把一个人的记忆磨去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但小白可不会受影响。他丝毫没有忘记电影任何微小的剧情。

他知道就在下一刻,杜卡要道出布鲁斯韦恩的真名了,而不是始终让谦和布鲁斯拥有距离感的称呼,“贝尔”。

 

谦和没有花多长时间回忆,那是几乎已经印刻在他脑海中的内容。

所以在他明白了小白想要表达的意思后,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期待,而是想办法避免自己和布鲁斯在这种情况发生后产生的尴尬。

仔细思考一下,好像布鲁斯会更尴尬一些。毕竟瞒了已经把自己当成朋友并且极度信任自己的人四年,结果其实连真名都没告诉过对方的人又不是自己。

 

说实话,谦甚至怀疑布鲁斯的疑心病早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说不定是认为谦也没有说出真名才一直瞒到现在,又因为对谦的背景有太多不了解,布鲁斯自始至终都不曾报以绝对的信任。和谦刚好完全相反。

越想越糟心的谦和决定不再多想,双手抱胸看似很放松的靠在墙边,注意力却始终在布鲁斯身上。

 

另一边,杜卡与布鲁斯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只算到六个,韦恩先生。”

布鲁斯本准备洗手的动作短暂的顿住,又继续进行。

同时他不忘转过身去询问杜卡“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已经开始思考起其身份的各种可能性。

“哦,不管你有多么的落魄潦倒,布鲁斯韦恩仍是个大人物。”

此时的谦和不再有兴致悠闲地靠着墙了,他恰当的表现出深深的疑惑和震惊。这份情绪伴随他的目光投向布鲁斯。只是,对方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一样继续进行和杜卡的对话。

“你是谁?”

“鄙姓杜卡,我是忍者大师的代言人。他是犯罪集团的克星,可以指引你一条明路。”

“你凭什么认为我需要指引?”

布鲁斯手上撕扯布料的动作不停,他的拳头刚刚在揍人的时候太过用力以至于出现裂开的伤口。因为环境问题只能草草包扎。

“你这种人是自愿来这种地方的,你想深入了解犯罪的世界。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已经迷失了方向。”

“那么,忍者大师能指引我走哪条路?”

“他和你一样痛恨邪恶力量,你也希望能伸张正义,也就是影武者联盟之路。”

听到这里,布鲁斯忍不住冷笑“你们是以暴制暴的私刑者。”

“不不不,在你争我夺之中失利的人才会变成以暴制暴的私刑者。他们的结果无非是被击毁或遭到囚禁。”

杜卡缓缓蹲下,让自己的视线与布鲁斯保持水平,他像一条毒蛇,绿色的瞳孔紧盯着猎物。

“但是......如果你能够超越自我极限,为一个崇高理想全心投入,他们就无法阻止你,你也将成为另一种人。”毒蛇吐出蛇信等待。

“什么人?”

“传奇英雄,韦恩先生。”

布鲁斯总是把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很好,但一瞬间渴求力量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

杜卡明白自己成功了。

 

于是他起身,不再有过多的停留。“明天你将被释放,如果你想打击更凶狠的犯罪。东边的山坡有一种罕见的蓝花,摘下一朵蓝花,如果你能把他带到山巅也许就能找到你当初在寻找的东西。”

最后,在他转身离开禁闭室前,像是想起什么,又一次回过头。“你也一样,来自中国的年轻人。”这一次,他是对着谦和说的。

 

等他离开,囚禁室的门又一次合上。一时间除了水滴滴答的声响,室内的两个人没有任何一方开口说话,这种寂静持续了很久,直到谦和忍不住打破。

 

“所以,布鲁斯?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他刻意在布鲁斯三个字上加重音节。

布鲁斯此刻已经站起身与谦和成对立面。

“我们互相对对方都不了解,这很公平。”

“可......可我以为至少名字是真的。我信任你,贝...布鲁斯,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谦和看上去有些悲伤,满脸的难以置信。配上他特有的狗狗眼,布鲁斯觉得如果对方有狗耳朵的话,此刻一定已经完全拢下来了。真该死,布鲁斯被对方的眼神弄得郁闷的想砸墙,与人保持适当的距离难道不对吗。此时的他还不明白犬科也是可以形容人的。比如谦和,比如超人。蝙蝠家的克星兼最棒的助手。

 

布鲁斯终于意识到自己在与谦和的交际中的诸多处理不当,大部分原因都在于谦和的性格真的和他有太大的不同,对方比他想象得更加单纯。即使在很多情况下表现的格外精明,拥有卓越的格斗能力,却太容易凭借自己的直觉去信任他人,尤其是对自己,似乎经常直线思考。也就是一根筋。

他曾经问过谦和,为什么想和他成为朋友,就在他们刚认识不久。谦和给他的答案竟然是“直觉”还有他看到自己做出的微小善举。布鲁斯当时甚至觉得这是谦和的敷衍。毕竟真的有人会因为这些就轻易相信另一个人吗?布鲁斯不会,所以他认为谦和也不一定会。

直到......现在。人的肢体语言是可以装的但微表情不行。谦和此时的神情异常真实,有失落,有悲伤,唯独没有愤怒。布鲁斯想从他脸上找到类似怨恨的情绪或是为了掩盖他对于这一切其实都心知肚明的虚假表情。但他注定不会有任何发现。

真是,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谦......”

“嗯?”

“我不介意重新认识一下你。”说着他有些僵硬伸出手,就像他们刚见面时谦和对他做的一样。

 

谦和在这种情况下可一点都不迟钝,他一瞬间就明白了布鲁斯的意思。急忙也伸出手快速握住对方,笑容也重新回到他的脸上。

“谦和!”

“布鲁斯.韦恩。”

“那么,请问布鲁斯先生,这次我们是以什么什么身份握手的呢?”

“......friend.”

“拜托再说一次。我没听清,真的。”

“别得寸进尺。”

 

tbc.



作者的话:

小白:布鲁斯是傲娇吧!绝对是吧!(」゜ロ゜)」(因为插队被作者打)

哇,这么久没更竟然没掉粉简直是奇迹,虽然主要是因为粉丝本来就少(被打),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只要还有人看我绝对不坑!

下一篇就是一起去摘小蓝花了呢,感情线总算有点突破了(我是指友情),为了不崩老爷我真的很苦恼,总觉得还是崩了点,是在下文笔不行望见谅。

另外,谦和还是很猛的,只是他的狠厉与无情永远只朝向敌人,至于对待布鲁斯嘛......磨平狗狗爪,乖乖坐在家(竟然还挺押韵?)

小白:作者,你话好多哦......(于是继续被打)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