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羊

Do not, for one repulse, give up the purpose that you resolved to effect.♥(ˆ⌣ˆԅ)
送给你们,也送给我自己

[蝙蝠侠]光明守护者(5)



-The scabbard is content to be dull when it protects the keenness of the sword. -

 



 

那儿唯一的声音是滴答的水声,唯一的光源来自一些摇摇欲坠的六十瓦灯泡发出的微光。

 


 

潮湿又阴暗的禁闭室里,那紧锁的门猛地被打开。两个身影被强硬的拖了进去。布料在地上的摩擦声清晰可闻。

 


几乎是在狱警关上门之后的一瞬间,其中一人忍不住爆发出笑声。

 


谦和夸张的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噗哈哈哈!刚刚打的太爽了,你看到他们的表情了吗?像是在看两个疯子。”

 

“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谦。”布鲁斯转过头,和谦和对视几秒钟,然后......

 

“噗嗤。”糟糕,布鲁斯反应过来了。他看着谦满是泥浆的脸,没忍住也噗笑出声。

 

“你是因为这个笑的?”他指向自己的脸。(布鲁斯不赞同的目光jpg.)

 


“我只能说有一部分原因。”谦和一点也没有掩饰自己小心思被看破的窘迫。仍是带着笑意,他看向布鲁斯。“还记得刚刚那个大傻个对你说的吗。'你活在地狱'而他是魔王?你知道吗,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你还回答'不,你是我的沙袋'!我觉得这可以加到我的耍酷语录里,让我想想,还可以标注个(朋友专享)之类的?”

 


眼看着谦和差点又忍不住笑声,布鲁斯少有的丢去一个无语脸。

 

“额,好吧,拜托别这么看着我。”他装作慌张的指了指墙角上的水龙头。“或许我们可以先洗把脸再说?”

 


[哇哦w(°o°)w你现在都可以面不改色的和老爷(现在还是少爷)开玩笑了哦,还记得你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差点紧张到说话磕巴。]

 

小白不合时宜的从谦和衣服内侧探出头来。

 


 

这让谦和洗手的动作短暂的停顿一下,然后他凑近衣领,压低声音。“你不怕被布鲁斯发现吗,小白?”

 


 

(哦,这个你不用担心!因为我学会隐身了~✧*。(ˊᗜˋ*)诶嘿嘿~)听这骄傲的小语气,可想而知此时白团子的情绪有多荡漾。(这样我以后就可以摸老爷的——哔,然后再——哔,呲溜~)

 


“......”

 

“小白。”

 

(啊?)

 

“有时候我真想把你掰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有颜色的废料。刚开始你可不是这样的。”

 

“不过。”谦和思索片刻。“你会隐身的话,行动起来也会方便许多,你之前怎么不说?”

 

(可能是因为以前没用过吧,我原来也不知道的,昨晚我瞬移去看老爷的时候被别人看到了,但他好像没注意我,我就发现自己能隐身!(๑˃̵ᴗ˂̵)و )

 

“暂且不管你背着我偷偷去找布鲁斯。小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杜卡在这儿对吗?”那个所谓的忍者大师的代言人,这个世界蝙蝠侠前期的格斗导师。

 

((,,•́.•̀,,)谦,你的表情好吓人。)明明白团子是不会感觉到冷的,还是打了个冷战。

尤其是在听到谦和前半句话的时候。

 

迟疑几秒钟,小白开始回答谦和的问题。

 

(对的,从我们刚进来就一直藏在阴影里呢。没看过电影的话还真发现不了,看他还是很厉害的嘛。)

 


“他本来以为只有布鲁斯韦恩在这里,可惜,现在多出了我。”

 

是的,谦和是一个意外,一个突发情况。一个值得让杜卡思考自己的任务是否要换一个时机完成的不可控因素。

 

 

要知道,刚刚发生的“暴力事件”他也是围观者之一。所以,现在他正在衡量。

 

选项一,放弃这次机会。

 

选项二,同时招募两个人,即使两个人的状态都像不定时炸弹那样容易爆裂。

 


 

就在他权衡利弊的同时,他眼前,本来背对着他,半靠在墙上的青年忽然转过头,看向他的方向。对方漆黑的瞳孔中,倒影出一片阴影。

 


 

可能只是巧合?他这样的想法,在看到对方意味深长的笑容后被彻底否决。

 


他越发偏向选项二了。

 



 

作者的话:

 

啊!!!为什么我的进度会这么慢啊!no!

 


 

emmmmm(⑉꒦ິ^꒦ິ⑉)以后继续努力更吧,感觉这文能写挺长的。

评论(8)

热度(15)